史前人类洞穴遗址:大岩遗址

返回

    一个15000年至5000年前的史前人类洞穴遗址向世人露出了神秘的面纱:奇特的古人类葬式、丰富的随葬品、层次清晰的文化序列令考古专家们大感惊异。记者从正在进行考古发掘的桂林市临桂县大岩遗址现场看到,来自中国社科院和广西的考古专家正拿着铁钎、毛刷、筛子等工具,仔细地发掘和清理这个遗址中的文物。



    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、考古队队长傅建国介绍,大岩遗址至今已在遗址上发现墓葬、火塘等遗迹和陶器、石器、骨器、蚌器等遗物,这个遗址的文化堆积保存得十分完好,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新石器时代。

    在这个岩洞中,共发现了8座墓葬,其中属于新石器时代的有7座,还有1座属于明代墓葬。7座新石器时代的墓葬,葬式属于蹲踞葬的有2座,仰身屈肢葬的3座,俯身直肢葬的1座,头骨葬的1座。这些墓葬中,都有骨器、石器、蚌器等随葬品,其中一座墓葬中放了大量的蚌器。

    傅建国说,头骨葬很少见到,可能与古代南方少数民族中有关猎头的习俗有关,但至今没有确证,因为现在就这一个孤证,要找到正确的答案还需要进一步研究。

    记者在现场看到,穿双孔的蚌器做得十分精致,尖端比较锋利。据考古人员介绍,这种穿双孔的蚌刀已发现数十件,是这个遗址中最具特色的遗物之一。

    大岩遗址中的石器有:打制石器、磨制石器和穿孔石器。其中打制石器就发现了30多件,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新石器时代早期。还有陶器、骨器等,用骨头做的鱼镖也十分锋利,令人惊叹古人工艺水平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考古专家称,根据这个遗址可以建立桂北地区15000年到5000年前的史前文化序列的框架,对我们恢复古代的自然环境,了解古人类的生存生活环境、探讨人类的起源以及桂北文化与周围地区的文化交流很有帮助。这一遗址在华南地区的考古研究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,因为目前还没有发现比大岩遗址保存更好、文化堆积更厚、延续时间更长的洞穴遗址。

    傅建国强调,目前考古发掘才进行到第一阶段,深层次的研究才刚刚开始,许多课题还有待于更多的科学研究工作者们一起进行多学科的研究,以便进一步揭示这个遗址的更多秘密。

    广西桂林市临桂县史前人类洞穴遗址--大岩遗址发掘工作目前进展十分顺利,在已发现的8座墓葬中有7座新石器时代的墓葬,且葬式奇特,还出土了大量骨器、石器、蚌器等随葬品。考古专家称,根据大岩遗址可以建立桂北地区1万5千年至5千年前的史前文化序列框架,对了解古人类的生存环境、探讨人类起源以及桂北文化与周围地区的文化交流提供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在已发现的7座新石器时代墓葬中,葬式属于蹲踞葬的有2座,仰身屈肢葬的有3座,俯身直肢葬的1座,头骨葬的1座。这是仰身屈肢葬。

    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、考古队队长傅建国介绍说:遗址中发掘的打制石器有30多件,从旧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新石器时代早期。遗址中发掘出的部分骨器。其中的鱼镖(右下、左下)十分锋利,显示出古人精湛的工艺水平。

    遗址中出土的石器有打制石器、摩制石器和穿孔石器。这种穿双孔的蚌刀已发现数十件,是这个遗址中最具特色的文物之一

景区自助游提示